衡水顺阳家具有限公司是国学桌椅、书法桌椅、马鞍桌、条案、棋盘桌、供桌、佛龛等产品专门生产加工的厂家,拥有完整、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;是一家集设计、生产..

产品描述

来到南阳小夫子少儿国学馆的课堂上,小编看到墙角的木架上摆放着国学典籍,教室里摆放着古色古香的汉桌,每个桌子上摆放着一本《声律启蒙》,课桌下是一个圆圆大大的洁白蒲团,教室的前方正中悬挂着孔子行教像……
教室的阳光很好,此时孙馆长正在声情并茂地讲解着:“《声律启蒙》是掌握声韵格律的启蒙读物。按韵分编,包罗天文、地理、花木、鸟兽、人物、器物等的虚实应对。从单字对到双字对,三字对、五字对、七字对到十一字对,从中可以得到语音、词汇、修辞的训练。学习《声律启蒙》学到的不仅是知识,更重要的是对大脑的训练,静态的如辨音、辨义,动态的如联想、应变,等等,难以尽述。”之后馆长结合动画、游戏、情景演练等方法进行正文的授课,孩子们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完成了今天的学习内容。
课程从下午3点开始,一直到5点,孩子们或跪或坐在蒲团上听课,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,大家始终兴趣盎然。
小编还注意到孩子们统一着小夫子国学馆的馆服,馆服是遵照汉服简化而来。刚开馆时还为孩子们举行了“开笔礼”。在古代,学童会在开学的优先天早早起床来到学堂,由启蒙老师讲授人生基本、简单的道理,并教读书、写字,然后参拜孔子像,才可以入学读书。这一仪式便是“开笔礼”也称“破蒙”。
张先生的孩子就在此就读,他告诉小编,他一直很喜欢国学,也给孩子买了许多国学的书,但因工作忙,常没有时间教孩子,而且自己对国学授课也没有太大的把握。“这下好了,有了这么一家专业的国学馆,就可以放心地把孩子交这里了。”张先生开心地说。
孙馆长说:“我们的课程根据目前传统文化进高考的趋势而开设,主要针对3至12岁少年儿童,今天讲的《声律启蒙》是一本训练儿童应对和文学修养的启蒙读物,文中不乏历史典故,通过学习,不仅能提高孩子的国学学习兴趣、诵读能力、记忆能力和理解能力,还可以开阔孩子的视野,丰富孩子的知识,有助于孩子成长。除此之外小夫子国学馆还开设有《论语》、《规》、《千字文》等国学课程。”
讲国学,难中有乐
  在电子产品泛滥的互联网时代,如果说一些成人的心是浮躁的,那一些孩子的心就是狂躁的。
沧州国学课桌厂
精致的是中间那个院的国学堂,里面是琳琅满目的书画瓷器,外面一副联:“风声雨声读书声,声声入耳;家事国事天下事,事事关心。”弘扬中国传统文化,重视孩子的道德教化,实施素质教育值得提倡。但现实中,名目繁多的“国学堂”良莠不齐,孩子的学习兴趣被忽视,全然成为被动接受的“机器”。
原有释义
“国学”一词,古已有之。《周礼·春官宗伯·乐师》言:“乐师掌国学之政,以教国子小舞。”《礼记·学记》曰:“古之教者,家有塾,有庠,术有序,国有学。”孙诒让在其所著《周礼·正义》中指出:“国学者,在国城中王宫左之小学也。”由此可见,“国学”在中国古代,指的是国家一级的学校,与汉代的“太学”相当。此后朝代更替,“国学”的性质和作用也有所变化。
唐代贞元中,李勃隐居读书于庐山白鹿洞,至南唐时,在其遗址建学馆,以授生徒,号为“庐山国学”(亦称“白鹿洞国学”、“庐山国子监”、“庐山书堂”等),使用了“国学”这一概念。到宋代,又改称“白鹿洞书院”,为藏书与讲学之所。宋代书院兴盛,涌现出白鹿、石鼓(一说嵩阳)、睢阳和岳麓四大书院。由此来看,“庐山国学”实际上是一所既藏书又讲学的“学馆”,亦即后来的“书院”。在当时的境域下,所藏之书和所讲之学,自然是中国的传统学术文化。从宋代四大书院的实际情况来看,也是如此。可见此时“国学”这一概念的使用,与“国医”是一样的。
但是,真正把“国学”同诸多“外学”相提并论,即作为一门统揽中国学术的概念提出来,则是在西学东渐、我国社会和学术文化处于空前转型的清末民初。
教室的阳光很好,此时孙馆长正在声情并茂地讲解着:“《声律启蒙》是掌握声韵格律的启蒙读物。按韵分编,包罗天文、地理、花木、鸟兽、人物、器物等的虚实应对。从单字对到双字对,三字对、五字对、七字对到十一字对,从中可以得到语音、词汇、修辞的训练。学习《声律启蒙》学到的不仅是知识,更重要的是对大脑的训练,静态的如辨音、辨义,动态的如联想、应变,等等,难以尽述。。”
-/gbadebj/-
Recommend
产品推荐
+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