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州国学课桌厂
  • 郑州国学课桌厂
  • 郑州国学课桌厂
  • 郑州国学课桌厂

产品描述

青年学者周易玄在其学术专著《国学旨归》中指出,国学应该是指治国平天下之学。并在其文中做了详细辨析:
有的学人认为“国学”一词有歧义,不赞成用。恰恰相反,我竭力主张用“国学”一词来囊括中国传统文化。
  国学在汉代就有了此名称。但其含义却是国家的大学机构。直到民国,国学才被大力提倡,以与“西学”相区别相对立。
郑州国学课桌厂
原有释义
“国学”一词,古已有之。《周礼·春官宗伯·乐师》言:“乐师掌国学之政,以教国子小舞。”《礼记·学记》曰:“古之教者,家有塾,有庠,术有序,国有学。”孙诒让在其所著《周礼·正义》中指出:“国学者,在国城中王宫左之小学也。”由此可见,“国学”在中国古代,指的是国家一级的学校,与汉代的“太学”相当。此后朝代更替,“国学”的性质和作用也有所变化。
唐代贞元中,李勃隐居读书于庐山白鹿洞,至南唐时,在其遗址建学馆,以授生徒,号为“庐山国学”(亦称“白鹿洞国学”、“庐山国子监”、“庐山书堂”等),使用了“国学”这一概念。到宋代,又改称“白鹿洞书院”,为藏书与讲学之所。宋代书院兴盛,涌现出白鹿、石鼓(一说嵩阳)、睢阳和岳麓四大书院。由此来看,“庐山国学”实际上是一所既藏书又讲学的“学馆”,亦即后来的“书院”。在当时的境域下,所藏之书和所讲之学,自然是中国的传统学术文化。从宋代四大书院的实际情况来看,也是如此。可见此时“国学”这一概念的使用,与“国医”是一样的。
但是,真正把“国学”同诸多“外学”相提并论,即作为一门统揽中国学术的概念提出来,则是在西学东渐、我国社会和学术文化处于空前转型的清末民初。
郑州国学课桌厂
释义争议
就国内而言,清末民初,学界对“国学”的释义争议很大,大致有以下几种:
郑州国学课桌厂
讲国学,难中有乐
  在电子产品泛滥的互联网时代,如果说一些成人的心是浮躁的,那一些孩子的心就是狂躁的。套用有些小学老师的话:“那些孩子分明是一匹匹小烈马呀。”让一群不安分、待成熟、接受能力尚不高的孩子静静地坐下来聆听国学经典,并慢慢地爱上经典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  记者见到王月星时,已经是深夜了,他还在办公桌前斟酌着新一期的国学漫画脚本,两眼有些红肿,头发也显凌乱。选什么成语,用什么典故,如何讲好这个故事,使孩子们爱看、爱听,他绞尽脑汁。
  “尚道国学”位于南开区鞍山西道的一个简陋、紧凑的房间,同时也是王月星的办公场所,他在这里讲课,也在这里备课,有时候,他也在这里睡觉。来自山东高密的他,身材不高,戴上眼镜更显瘦弱。
  提起国学,他的眼里开始放光,语调升高,情绪亢奋,看得出他对国学爱得深沉。“我现在只给孩子们讲国学,因为我觉得给孩子们讲更有意义。成年人都比较忙,在这个人群中普及和传播国学总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。一些持有成见的人,对国学没有敬畏,反而充满着误解。”王月星说。
  在给孩子们讲国学的过程中,王月星也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。在杨柳青小学的这堂课结束时,孩子们眼中噙着泪水,把他团团围住,递上作业本让他“签名”。这让他惊喜。孩子们的心是纯净的,他们索要签名,意味着开始认可你,佩服你,喜欢你。不像成年人世界里的追星,索要签名的背后,可能意味着炫耀、攀比和虚荣
-/gbadebj/-

http://www.ymdqshb.com
Recommend
产品推荐
+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