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鸡国学课桌加工
  • 宝鸡国学课桌加工
  • 宝鸡国学课桌加工
  • 宝鸡国学课桌加工

产品描述

“尚道国学”位于南开区鞍山西道的一个简陋、紧凑的房间,同时也是王月星的办公场所,他在这里讲课,也在这里备课,有时候,他也在这里睡觉。来自山东高密的他,身材不高,戴上眼镜更显瘦弱。
  提起国学,他的眼里开始放光,语调升高,情绪亢奋,看得出他对国学爱得深沉。“我现在只给孩子们讲国学,因为我觉得给孩子们讲更有意义。成年人都比较忙,在这个人群中普及和传播国学总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。一些持有成见的人,对国学没有敬畏,反而充满着误解。”王月星说。
  在给孩子们讲国学的过程中,王月星也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。在杨柳青小学的这堂课结束时,孩子们眼中噙着泪水,把他团团围住,递上作业本让他“签名”。这让他惊喜。孩子们的心是纯净的,他们索要签名,意味着开始认可你,佩服你,喜欢你。不像成年人世界里的追星,索要签名的背后,可能意味着炫耀、攀比和虚荣
在电子产品泛滥的互联网时代,如果说一些成人的心是浮躁的,那一些孩子的心就是狂躁的。套用有些小学老师的话:“那些孩子分明是一匹匹小烈马呀。”让一群不安分、待成熟、接受能力尚不高的孩子静静地坐下来聆听国学经典,并慢慢地爱上经典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  记者见到王月星时,已经是深夜了,他还在办公桌前斟酌着新一期的国学漫画脚本,两眼有些红肿,头发也显凌乱。选什么成语,用什么典故,如何讲好这个故事,使孩子们爱看、爱听,他绞尽脑汁。
宝鸡国学课桌加工
可见此时“国学”这一概念的使用,与“国医”是一样的。
但是,真正把“国学”同诸多“外学”相提并论,即作为一门统揽中国学术的概念提出来,则是在西学东渐、我国社会和学术文化处于空前转型的清末民初。
宝鸡国学课桌加工
原月27日19点,国学家陈来在清华大学的标志性建筑新清华学堂发表演讲:“守望传统的价值”。这是清华大学“人文清华”讲坛的第二场活动。著名作家格非作为“人文清华”讲坛的首位演讲人到场致辞。
宝鸡国学课桌加工
讲国学,难中有乐
  在电子产品泛滥的互联网时代,如果说一些成人的心是浮躁的,那一些孩子的心就是狂躁的。
-/gbadebj/-

http://www.ymdqshb.com
Recommend
产品推荐
+MORE